文章故事
首頁 | 愛情文章 | 親情文章 | 友情文章 | 生活隨筆 | 校園文章 | 經典文章 | 人生哲理 | 勵志文章 | 搞笑文章 | 心情日記 | 英語文章 | 會員中心
當前位置:文章故事>原創文章>親情>文章內容 經典美文欣賞

記錄奶奶的葬禮

作者:蠻大人 來源:文章閱讀網 時間:2020-05-09 20:53 閱讀:

  葬禮

  庚子年初,仿佛我的人生遇到了前所未有的磨難,一個接一個的噩耗傳來,父親因病住院、養了七八年的狗出車禍離開、我自己也因為各種原因欠下了外債。有時候我就在想,這是不是老天爺給我的一種考驗,一個成功的人一定需要經歷種種磨難才能出頭,二十七歲的我真的可以扛起這些壓力嗎?我問自己:真的可以嗎?

  2020年4月27日傍晚,剛下班的我,拖著疲憊的身子躺在出租屋的小床上,到也不是有多幸苦,而是一種心靈和精神上的疲憊,那些生活所帶來的壓力,全部壓在我這個死要面子活受罪的肩膀上,有時候也想過要去放棄,只想做一個與世無爭的垃圾,不想再去堅持、去隱忍、去偽裝,但是還有太多的放不下,太多人都在看著我,都在望著我,他們督促我沿著這條鋪滿荊棘的道路上一直走。叮~!一聲清脆的微信提示音響起,打開看到姐姐發來的微信,我的姐姐比我大三歲,在我們縣城老家做幼兒教師,我的神經突然緊繃,我知道,姐姐一般不會主動和我聊微信,除非發生了非常嚴重的事情,果不其然,微信里姐姐說:“告訴你一個不好的消息,咱爸說不讓我告訴你,說等明天再和你說,怕你今晚會休息不好。”我的父親就是這樣的人,出了事總要瞞著我,怕我會擔心,他總認為他還是那個可以獨擋一面的一家之主,還是那個可以陪我看小人書看一下午的男人。我懷著忐忑的心情回復姐姐的微信:“又怎么了?”因為最近接二連三的發生很多事情,所以我加了個又字,姐姐也沒多說什么,直接給我發來了一段視頻,視頻里可以看到一個古樸的房間,房間里沒有床,是我們老家這邊常見的炕,炕上有位老人在撕心裂肺的哭嚎著,對,沒錯,就是哭嚎,是什么樣的事情,可以使一位八旬老人痛哭成這樣?人活一輩子,最難熬的莫過于孤獨。在他的身前躺著一個臉上蓋著白布的人,老人伸出顫顫巍巍的手掀起了白布,白布下面同樣是一位老人,她緊閉雙眼面容安祥,看到這里,一直咬牙堅持的我也瞬間濕了眼眶,連日來的種種隱忍在這一刻也全部化成淚水簌簌落下,拿著手機的手也開始顫抖起來,淚水一滴一滴的滴在屏幕上,滴濕了我的手,也滴花了屏幕,視頻里哭嚎的老人是我的爺爺,而躺著的老人,就是我的奶奶了。

  奶奶去世了!享年75歲。

  奶奶年輕的時候住在農村,一生儉樸,靠種地為生,吃了不少的苦受了不少的罪,隨著年紀的增長,以前落下的病根也開始逐漸顯現,早些年,奶奶就開始腿疼,到最后連路都不能走,那時爺爺就推著輪椅帶著奶奶到處溜達,說愿意做奶奶的腿。直到最后奶奶連床都下不了,每天靠吸氧來維持生命,我們全家人都無能為力,生老病死是世間法則,沒有人能更改。

  第二天一大早,父親就給我打來了電話,告訴我奶奶去世的消息,我裝作很驚訝的問什么時候的事,但是誰又能看到我已經哭紅的雙眼,男兒有淚不輕彈,只是未到傷心處,雖然長大后很少能夠見到奶奶,在外打拼的我經常一年回不了幾次家,每次回家也是匆匆的來匆匆的走,但是還是記得小時候奶奶帶著我和表弟去買我們喜歡的玩具,還記得那個在爸媽責罵我的時候一直護著我的奶奶,她就這么走了,走的那么猝不及防。

  收拾好行李踏上了返鄉之路,從來沒有覺得回家是一件如此痛苦的事情,我害怕看到那些熟悉的人,害怕看到那些熟悉的地方,想起那個熟悉的奶奶,奶奶!一路走好。我的老家是在山西的一個小縣城,它有一個美麗的名字,叫做神池,據明《文昌祠記》記載:寧武北距黃花嶺,皆祟嶺疊嶂,烏道虬盤。逾嶺而下,自巔抵麓十五里,地少平,有水一浤,生于源,去無跡,旱不涸,雨不盈,魚藻不生.名曰神池。

  此神池水,實為地下泉水,故冬夏不涸。也挺一些村里老人說,是有一位仙人曾經在此沐浴坐化,飛升成神。

  經過三小時的車程回到了老家,一進家門看到父親母親和姐姐都在,依舊是那樣的祥和,一家人坐下來吃飯的時候,我時不時的抬眼看向父親,雖然他表現的很平靜,雖然他自己也在說沒事,不難過,你奶奶走的很安祥,不用再遭罪了,可是我依然能從他的眼睛里看到那一絲被埋藏的落寞。我的父親是一名退伍軍人,正值青春的他,把一生最好的時光獻給了國家,退伍回家后認識了我的母親,因為當過兵的原因,父親的一生正直樸實,生活也過得非常節距,父親兄弟姊妹五個,他是老大,我還有個姑姑,比我父親年長幾歲,奶奶過世,父親和叔伯們找了縣城里一個有名的大師看了日子,我們老家對于葬禮的說法和講究還是挺多的,大師看了奶奶的生辰八字后寫下了時間和注意事項,其中有一項使我特別好奇,是說死者去世的時間和八字與十二生肖中的龍、狗、牛、羊犯沖,讓到時候回避,盡量遠離葬禮所在區域,但是我父親兄弟四人正好就是這四個屬相,我父親屬龍其他幾位叔伯各自為狗、牛、羊,要說這世間最恰巧的事莫過于如此了吧,但是奶奶去世了,父親說哪怕犯沖也管不了那么多了,總不能因為講究這些老一套的說法連自己母親的葬禮都不去參加,那樣就太不孝順了。

  聽父親說,奶奶去世當天,連夜找來了縣城里的喪葬一條龍服務,把奶奶的遺體放進棺材,送回了村里,我們這邊講究一個落葉歸根,不管你身處哪里,死后都要回到最開始的地方下葬。村里的葬禮需要辦三天,第一天早晨,我開著車拉著父親母親和姐姐一起回到了村里,村里的老房子以前是爺爺和奶奶在居住,后來爺爺奶奶搬到了我們縣城的一棟居民樓里,村里的房子就由二叔一家住了。奶奶家在進村的公路邊上,翻過一個陡坡就可以看到一個大院子和三間窯洞,那就是二叔家了。

  一下車就看到二叔家門口用黑布和白麻布裝飾起來的靈堂,里面放著一口實木棺材,最前面擺著一個小方桌,上面有奶奶的遺照,二叔看到我們之后就招呼我們過去,然后姑姑就拿來了四套白麻布做的孝服,讓我們每個人都拿著衣服圍著棺材走一圈然后再穿,我看著奶奶的棺材就在想,奶奶就躺在這里面嗎,她真的離開我們了嗎?我還記得奶奶在病床上躺著的時候,拉著我的手說:“乖孫兒呀,奶奶知道自己快不行了,奶奶不拍死,奶奶就是遺憾啊,不能看著你娶妻生子,不能抱抱重孫子。”

  穿好孝服后,姑姑給我腰間系上了一條纏著麻繩的紅腰帶,說這就是披麻戴孝,因為我是孫子所以要系紅腰帶,此外還拿來了白布做的鞋套,讓我和姐姐把鞋套套一半,不要全部遮住腳面,說是如果父母健在就要套一半,如果父母都不在了,就要把腳全部用白布套起來。全部穿戴好之后,三叔讓我和姐姐跪在奶奶的靈堂前,供桌上有一根白色的蠟燭在亮著火光,三叔說這就是長明燈,從死去的那一刻開始,就要一直點燃這支蠟燭,一根完了再接一根,不能讓火光熄滅,直到把死者下葬之后才可以熄滅,據說死者的靈魂會跟著火光的指引回家來看最后一眼,然后去投胎,火光也是為了照亮死者前行的路。三叔給了我一張上面印刻著銅錢字樣的紙,我拿著紙在蠟燭上面點燃,放在面前的火盆里,這個火盆專門是用來燒紙用的,聽說只有通過這個火盆才能把親人的思念傳遞到死者手里。三叔又讓我端起供桌上的酒盅,來回往面前的三個小碟子里倒酒,一共要倒九次,九次之后把杯中剩余的所有酒全部澆在火盆里,加起來就是十次,在村里這種儀式叫點十殿,又稱敬十殿,就是說給陰間的十殿閻羅敬酒,希望去世的親人可以順利投胎,不要被為難,點十殿之后就是磕頭了,當我磕了三下之后,三叔又讓我再磕一下,說是最后一下是要給鬼磕的,因為老話說人三鬼四。

  之后就是請來的喪葬樂隊搭建舞臺,他們要在這里演奏哀樂三天,我一個人在院子里溜達,看著地上亂跑的大公雞出神,還記得這只大公雞是在小的時候被奶奶買回來的,那個時候奶奶就把小雞裝在衣服兜里,我們幾個孫子追著奶奶想要摸一摸小雞,現在物是人非,奶奶去世了,小雞也長大了,我也不會再追著奶奶跑了。

  還有一只名叫大白的羊,當時奶奶帶我去看它的時候,它還是一只連站起來都費勁的小羊羔,而現在的它已經是倆只小羊的媽媽了。

  走到大門外我看到在二叔家對面的空地上拴著的一頭驢,記得那個時候爺爺奶奶要去地里干活,就是這頭驢拉著木車,拖著爺爺奶奶翻過大山到達目的地的,隨著時代的進步,農民們不再需要驢車和牛車,他們都買了更為快捷有力的拖拉機來代替,這頭驢也慢慢的變老了。

  奶奶居住的這個村子也有著一個好聽的名字,叫“鶴落窊”,這里充滿了很多美麗的傳說,這里曾經是仙鶴降落的地方,現在的鶴落窊依舊美麗,天空的火燒云,地面的農家院落,盎然翠綠的榆錢樹,隨風而動的柳葉,清晰的空氣,好似一個仙境一般。

  到了下午,我看到三叔拿著一塊木板在奶奶的棺材下面抹灰,我問三叔這是要干什么,三叔說要把這些灰粉抹的平平整整,然后要扣碗,我很好奇的在一旁看著,就看到父親和其他幾個叔伯和姑姑每人拿著一個碗按長幼尊卑的順序扣在抹平的灰粉上面。當天晚上的十點半,二叔就來招呼大家集合,然后每一個孝子手里都發一根木棍,上面裹著一圈一圈的白紙條,這就是“哭喪棒”,舊時為死者發喪時用的手持儀仗品,孝子須手扶用樹木或柳樹做的哀杖,以表悲痛。拿著哭喪棒按順序排隊去村里叫廟,叫廟就是去村上以前的主廟里把奶奶的魂魄帶回來,又叫引魂,據村里人說人死之后魂魄會來到主廟里等待子孫后代的接引,我們一行十幾人踏著沉重的步子向前走著,最前面有倆人舉著火把,沿路會留下燃燒著的小火球,用來給死者指引道路。因為父親是長子,所以走在最前面,一次是二叔、三叔和四叔,四叔后面就是我,因為我是長孫,所以我是在我四叔之后的,后面還有表弟和一些分支的親戚,一路無話,聽著耳邊傳來的哀樂聲和嗩吶聲,表弟突然和我說了句,以后再也沒有奶奶了,我的眼淚瞬間淌滿眼眶,我昂著頭,盡量不讓淚水掉下來,是啊,以后就再也沒有奶奶了。

  到了廟前,我們所有人全部下跪,從父親開始一條三尺白布依次搭在我們的肩膀上,就聽父親在前面大喊:“媽!跟我回家”,這一瞬間哀樂奏響,禮炮齊鳴,我們每個人都緊緊抓著肩膀上的白布,一步一步的往靈堂放向走去。不知為何,我總覺得回去的路要比來時的路難走許多,在黑漆漆的夜里,我低著頭不說話,表弟的眼睛已經紅了,隱約能聽到一些低沉的啜泣聲,那是來自男人的哭泣,那是一種不能放聲大哭的壓抑情緒。耳畔吹來的風中,我好像聽到了奶奶的聲音,奶奶說:“孫兒!你長大了,照顧好你爸媽,做一個孝順孩子,奶奶會在天上一直陪著你的”,我抬頭四下看去,仿佛在人群的后面,在漆黑的夜里,真的有一個老人在默默地跟著我們的隊伍前行。

  第二天上午,我們的隊伍又來到了村里一個親戚家,按照村里的說法就是要把村里的神主請回家,等村里下一個人去世后,就會把神主再請去他們家,所謂神主就是一個饅頭上面插著一個用木棍粘著的黃色符紙,符紙的來歷和內容就連父親也不得而知。當天,我和表弟作為奶奶唯一的倆個孫子,一直跪在靈堂倆側,但凡有村里人或著親朋好友來祭拜上香的,我和表弟都要磕頭回禮,一天下來,我和表弟的膝蓋又腫又青,但是我倆都沒有過一句抱怨,因為這是我們能為奶奶做的最后一件事了。晚上父親和叔伯們一起來到奶奶棺材旁,進行下葬前最后一件事“入檢”,入檢就是開館讓親人們和死者見最后一面,進行最后的道別,開館后棺底用石灰鋪上薄薄一層,按死者年齡拋撒一些錢幣,再將五谷撒入棺材中,孝子用干凈棉絮蘸水給逝者擦洗面部,兒女們環繞棺材看親人最后一面。我緩慢的走到棺材前,看著安祥躺在里面的奶奶,我再一次哭了,奶奶走的沒有痛苦,就像睡著了一樣,我好想大喊一句奶奶你快醒醒啊!孫兒來看您了。

  一切結束后,蓋上棺蓋,父親和叔伯們蹲在棺材前,把扣在棺材底部的碗挨個拿了起來,就看到父親二叔和姑姑碗下面的灰粉依舊是平整的,但是三叔和四叔的碗下面卻出現了好幾道花紋,村里的老人說,這是奶奶去世后放心不下三叔和四叔導致的,因為我父親和二叔還有姑姑都屬于有兒有女,唯獨三叔四叔膝下無兒無女,奶奶放心不下也屬正常。

  第三天凌晨五點,我們所有人來到靈堂前,依次跪下由長輩為我們把布斜批在肩膀上,在我們頭上會用紅線繞一圈,這個習俗就叫做“收頭”。收頭完畢后就是起靈了,所有孝子回避,由前來幫忙的人抬起奶奶的棺材,裝在靈車上,準備拉往墓地,我們所有孝子依棺材方向跪成倆排,中間會有前來祭拜上香的人,前來送奶奶最后一程。祭拜結束后,父親雙手舉起火盆,大喊一聲:“媽!拿好盆”,咔嚓一聲,父親將奶奶的火盆摔的四分五裂,好多人放聲痛哭,這也就是村里“摔火盆”,奶奶也會在這個時候,帶著所有親朋好友對她的思念離開。

  坐在通往墓地的車里,車窗外初晨的日光是最刺眼的,我拿手擋著太陽,光線透過指縫照在我的臉上,我隱約看到有一只全身雪白的大鳥,從光暈中飛了過來,飛向奶奶的墓地。我們到達墓之后沒有直接下葬,二叔從一個袋子里領出一只大公雞來,然后扔到墓穴里,公雞在墓穴里來回游走,邊走邊撲騰著翅膀,我問二叔這是在干嘛?二叔回答我說,這是公雞是在給奶奶墓穴打掃衛生,讓奶奶有個干凈的歸宿。公雞撲騰了一圈二叔就把它放回袋子里繼續下一項,將棺材放在墓穴之后,二叔和三叔把供桌和給奶奶準備紙扎都放置在了墓穴中。

  一切放置好之后就是封門了,由請來的專業師傅們用石頭磚塊將奶奶的墓穴一點一點封起來,這也就是奶奶往后的家了,也是我以后唯一可以祭奠奶奶的地方了。村里來幫忙的也會一起動手將泥土一鐵鍬一鐵鍬的揚灑在奶奶的墓堆上,我站在奶奶的墓門前,看著前面的大山,深深的吸了一口氣,這個地方景色秀麗,絕對算得上是一個風水極佳的好地方,奶奶可以沐浴在這陽光中,看著時間的流逝,看著時代的變遷,看著子孫后代們繁衍生息。金色的陽光灑在大地上,印紅了我的臉,也曬疼了我的心,我的奶奶就這樣離開了我們,就這樣永遠的離開了。

  墓門封好了,父親在奶奶的墓堆上插了一根引魂幡,引魂幡在空中飄蕩,我們的心也跟著飄動著,那悲壯的哀樂再次響起的時候,也是我們該和奶奶告別的時候了。下山的時候,我不停的回頭看著奶奶的墳墓,恍惚間我看到奶奶站在墓門前沖我揮手告別,奶奶還是那樣的慈祥,我停下腳步用力的揮舞雙手向奶奶告別,奶奶微笑看著我們離去的身影,旁邊還站著一只全身雪白的白鶴正直撲騰著翅膀,仿佛隨時能飛上天空。

  奶奶安葬后的第二天,就是村里所謂的復二,復二就是下葬后第二天,孝子們帶著吃食來墓地里和奶奶吃最后一頓飯,也有復三的,復三就是下葬后的第三天來,好像是根據奶奶的生辰八字算出來的。這一天我和父親還有伯伯姑姑們徒步來到了墓地里,把給奶奶準備的紙扎別墅燒給了奶奶,奶奶生前沒能享過福,死后希望可以過安穩的生活吧。

  回到奶奶家,爺爺一個人坐在院子里,看著門口的那顆老楊樹,那里是奶奶生前經常坐著的地方,從爺爺的眼中,我看到了太多的不舍,太多的無可奈何。

  我看著門前早已枯死的老樹,回想起奶奶生前最愛坐在大樹下的石頭上,和村里老人聊天,給我們這些小輩講講以前發生過的事。我坐在石頭上看著眼前這個熟悉的村子,好像瞬間明白了奶奶為什么喜歡坐在這里了,因為坐在這里可以看到很遠的地方,我旁邊出現了奶奶的身影,奶奶微笑著牽起我的手,帶著我向村子的更深處走去。

  2020年5月9日星期六

  蠻大人


上一篇:母親的背影   下一篇:散文詩︱用心呼喚天堂的母親(原創)
用戶名:(新注冊) 密碼:
[收藏本文]
發表讀后感:
本欄隨機推薦文章
·我和爺爺的過去
·成都
·故鄉的廟會
·我的父親
·老家那棵杏樹
·母親的心是一片廣闊的海
·清明節
·學會放手
·成人后,母親把我告上了法庭
·忠孝家兩全
·人最大的教養,是善待父母!
·二姐夫---我心中的偶像
相關短文
·母親的背影
·春光醉了時回到小鎮
·肩上的重擔
·柿子園
·晚年有老伴真好
·為什么長大
·寶貝孫子咋會是別人家的
·新百言家訓
·遠方
·鄉愁
·傳承
·故鄉的廟會

Copyright © 2007-2014 文章閱讀網 版權所有.情感文章,散文隨筆,美文故事在線閱讀
股票涨跌无限制